美国东海岸马萨诸塞州有一个叫普利茅斯的小镇,每天都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到这里瞻仰一块礁石——普利茅斯岩。

因为美国的短暂历史与这块斑驳的礁石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。公元1620年9月23日,一艘排水量约180吨,长27米的名为“五月花号”的捕鱼帆船,载着102名英国清教徒,在牧师布莱斯特率领下,离开英国港口,驶向遥远的彼岸。当他们离开港口时,许多人都怀疑他们是否能顺利到达北美,因为当时不是航海的好季节,但他们义无反顾地迈上了通向大西洋彼岸的不归路。

在海上,他们经历了缺水、断粮、风浪等种种严峻考验。1620年11月11日,在经过了六十六天的漂泊之后,北美大陆的海岸线映入人们的眼帘。本来,他们的目的地是哈德逊河口地区,但由于海上风浪险恶,使他们错过了预定的目的地,只得在科德角对面的普罗温斯顿港湾抛锚。按照欧洲的航海传统,五月花号上的人们首先登上了一块大礁石,欢呼新生活的开始。后来的美国人视他们为开拓美利坚的先驱。上岸前,船上的41名成年男子讨论着如何管理未来的新世界的问题,究竟依靠什么:领袖的权威?军队的威力?还是国王的恩赐?他们要将这个问题弄清楚之后再上岸。经过激烈的讨论,最后,为了建立一个大家都能受到约束的自治团体,他们决定共同签署一份公约,这份公约是新大陆移民重要的政治性契约,后世称——《五月花号公约》。

在这份后来被称为《五月花号公约》的文件里,签署人立誓创立一个自治团体,这个团体是基于被管理者的同意而成立的,并且将依法治理这块土地上的一切事务。这份公约由“五月花号”船上的每一个成年男子所签署,因为妇女那时还没有政治权利。1991年的《世界年鉴》评价该公约是“自动同意管理自己的一个协议,是美国的第一套成文法”,这份著名的文件也被人们称为“美国的出生证明。”

当五月花号的清教徒们登陆后,在公约上签字的41名清教徒理所当然成为普利茅斯殖民地第一批有选举权的自由人,这批人中有一半未能活过6个月,剩下的一半就成为殖民地的政治的核心成员。他们每年举行一次大会,通过法律,选举总督和总督助理,并在1636年通过了”统一基本法”,对殖民地的政治结构和居民权利作了文字上的规定。

1639年后,殖民地代表大会变成了殖民地议会,非教会成员的自由人也可以被选入议会,美国的历史由此发端。